Day 1639 887 bring Robert Lepage home again

A post shared by Yu-ting Feng (@hi.ting_feng) on

創作是一種治療。

我記得很久以前,有一個blog 叫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,對很多藝術工作者來說,創作也是一種治療。
昨天看完887 後,開始上網尋找一些資料,我看到紐約時報的review寫著,Robert Lepage Goes Home Again in ‘887’,我心裡著實怔了一下,想著:「對啊,也許他只是想要回家。」,這是一個很私人的劇,也許是開始於一個很私人的理由,但每個創作其實都是一個很私人的理由,藉由一個創作的藉口,讓我們重新開起一場對話。

但劇場不就是這樣嗎?故事不也是這樣?紀錄片不也是這樣?我們一起問一個問題,透過製作這個紀錄片的過程,去獲得應證,去了解事情的真實,Robert Lepage 講自己的往日情懷,開始於一個對記憶流失的害怕,他無法記得一個新的東西,但往日回憶卻歷歷在目,我有時候覺得寫作是一件極其私密的事情,也是一種必要的過程,你要把自己書寫下來,然後才能前進,用一種邏輯性的敘事,讓這些過去的對話可以被記錄下來,我突然想起一個我一直想要拍的紀錄片,也許是這樣吧,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朋友,我想再一次,我們可以一起做完一個片子,一起在紐約把這個影片播出來,一個創作者必須要有的告別,一個創作者的任性,但也是創作者持續創作的動機,跟那些回憶們單獨相處的時光。

謝謝 Robert Lepage 打開家門,帶我回他記憶中的887.

 

 

Leave a Comment